1. <cite id="aflyv"></cite>
    2. <b id="aflyv"></b>

        拉尕埡口的風中特巡

        郝瑾陽 孫禹晨

        2021年03月24日10:08  來源:青海日報
         

          距2月3日立春已經過去了一月有余,位于青藏高原腹地的三江源頭玉樹,最低氣溫依舊徘徊在零下6攝氏度左右。

          3月19日清晨,伴著東升的太陽,一輛小黃車從送變電公司玉樹運檢分部大門駛出,負責運維工作的員工鄭學軍、王憲、葉得全等一行五人同往常一樣,對110千伏玉雜線進行特巡。

          青海送變電工程有限公司玉樹運檢分部下設玉樹、瑪多、稱多、下拉秀、囊謙、雜多、治多、曲麻萊8個運檢站。玉樹-雜多110千伏輸電線路是由國網青海省電力公司建設的“三區三州”深貧區電網建設工程,線路沿線海拔在3800米至5300米之間,是一項提高當地群眾用電水平,滿足清潔取暖等消費的惠民工程。

          到達巡線地點,五人背上巡視包,開始了一天的工作。玉樹的天氣就如娃娃的臉,說變就變。前一秒還陽光明媚,溫度漸漸回暖,下一秒就大風狂作,寒冷刺骨。

          “大家趕緊收拾東西,先趕往尕拉尕埡口,這么大的風,不牢固的經幡掛到線路上就麻煩了!边\維班班長鄭學軍頂著大風對班員們說。

          前往尕拉尕埡口的路,都是盤山公路,轉彎雖然沒有那么急,但在大風四起,塵土飛揚的環境下,車速仍被限制在了每小時60公里,大約走了50多分鐘,終于順利抵達尕拉尕埡口。

          打開車門的瞬間,一股寒風直灌進來,大家下意識地緊了緊工作服的領口,葉得全先跳下車,“小伙子呀,這個埡口的海拔有4493米,還是盡量減少不必要的劇烈運動吧!蓖鯌棑鷳n地說。

          “好的,憲哥。哎呀,這風大的,我連車門都關不上了!比~得全費力地推著車門。

          “小葉,這里你年紀最小,趕緊把這手套戴上!编崒W軍從口袋里掏出一副手套遞給葉得全。

          葉得全還來不及感謝,鄭學軍就匆匆走到了隊伍最前面。一行五人逆著風,低著頭,背著巡視工具包,艱難地邁著步子!敖裉斓娘L也太大了,刮到臉上跟刀割一樣!卑鄦T王憲對離自己最近的葉得全說。

          “是啊,我的耳朵凍得已經沒有知覺了,臉都僵了!比~得全捂了捂自己紅紅的耳朵,但好像并沒有好轉。大概走了五分多鐘,就到了最近的鐵塔。

          “現在風力八級,110千伏玉雜線97號塔位導線線夾、掛線點位置、導地線連接一切正常!编崒W軍大聲地將數據報給王憲,后者將數據登記在例行巡查記錄本上,作為日常運維的比對數據。

          葉得全拿著照相機把塔頭、全塔、大小通道、三相線的掛線點位置等重點部位拍攝了下來,作為日后留存的圖像資料。

          沿著線路,五人走走停停,鄭學軍的腿越來越瘸!班嵃,您這是怎么了?”葉得全攙扶著鄭學軍的胳膊,關切地問。

          “老毛病了,這不痛風又犯了!

          “要不您先上車休息一下吧,這都是石頭、坑洼,別磕著了。接下來的工作我們干就行了!闭f著,準備接過班長手里的望遠鏡和測風儀。鄭學軍的手因為沒有戴手套,裸露在寒風中,紫紅紫紅的,凍得已經很難伸直了,看到這雙粗糙冰涼的雙手,葉得全愣在了原地。

          “沒事的,這個病已經伴隨我多年了,回去吃點藥就好了。咱們分部自2014年成立至今,在鳥害治理、防雷整治、隱患排查、高海拔運維等各方面,均未出現過差錯,我們得傳承這種工作作風,為周圍牧民用電護航呀,況且今天風太大了,我一個人回車上,也很擔心大家的安全呀!编崒W軍緩了口氣,又一跛一跛地走在了隊伍的最后面。

          望著這位老師傅的背影,葉得全感覺自己的肩頭又多了一份責任……

         。ê妈 孫禹晨)

        (責編:楊啟紅、陳明菊)

        推薦閱讀

        日韩 欧美有码一区 103s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