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cite id="aflyv"></cite>
    2. <b id="aflyv"></b>

        江源啟示錄

        ——寫在第二十九屆“世界水日”來臨之際

        姚 斌

        2021年03月22日09:35  來源:青海日報
         

        青藏高原是除南北極以外冰雪儲量最大的地區,是亞洲十多條大江大河的發源地,被稱為“中華水塔”。中華水塔由冰川、多年凍土、季節性積雪、湖泊和大江大河組成,因而也成為野生動物的家園。 本報記者 姚斌 攝

        古代人類文明與河流休戚相關。因之,黃河一直被視為中華民族的母親河,被譽為中華民族的搖籃,并在華夏子孫的心理構成中,凝結成一種根深蒂固的情結,一種圖騰和象征。

        青海,因水得名,是黃河、長江、瀾滄江的發源地,也是亞洲孕育大江大河最多、最集中的地區。72萬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有5000多個湖泊星羅棋布,4200多條河流縱橫交錯,每年向下游輸送600多億立方米清潔水,其中,長江、黃河兩條河流,經大半個中國,最后流入東海和渤海,匯于海洋;而瀾滄江流經中國、緬甸、老撾、泰國、柬埔寨和越南,最后注入南海,進入全球水系。

        三江源水資源本底調查顯示:三江源國家公園多年平均地表水資源量為84.35億立方米,三江源國家公園、可可西里世界自然遺產地、三江源國家生態保護綜合試驗區參與評價的河流,水質均達到或優于Ⅱ類標準。

        青藏高原是除南北極以外冰雪儲量最大的地區,是亞洲十多條大江大河的發源地,被稱為“中華水塔”。這里也是氣候變暖最強烈的地區之一,升溫速率是全球平均水平的2倍。在氣候變暖變濕背景下,中華水塔正在發生固液比例失衡的轉變,影響著我國及“一帶一路”沿線國家20多億人的生存和發展。

        據第二次青藏科考隊所發布成果:中華水塔“最重要”,卻“最脆弱”。中華水塔由冰川、多年凍土、季節性積雪、湖泊和大江大河組成。過去50年,青藏高原及其相鄰地區的冰川面積由5.3萬平方公里縮減至4.5萬平方公里,退縮15%;高原多年凍土面積由150萬平方公里縮減為126萬平方公里,減少16%;青藏高原大于1平方公里的湖泊數量從1081個增加到1236個,湖泊面積從4萬平方公里增加到近5萬平方公里;受冰川融水徑流量增長影響,雅魯藏布江、印度河上游年徑流量呈增加趨勢。

        “中華水塔”近?50?年來不斷向失衡方向發展,主要特征是固態水儲量減小。隨著冰川的持續虧損,冰川儲量逐步減少,冰川融水徑流最終將減少甚至消失,未來可用水資源減少,水資源短缺潛在風險加劇。

        水的命脈在山,山的命脈在土,土的命脈在樹和草。青藏高原的巨型山系與大型盆地相間構成獨特的高原地貌,山巒巍峨,盆地壯闊,地質遺跡奇幻多彩,山形地勢異彩多姿;山岳景觀帶來完整的山地植被垂直分布,喜馬拉雅山南麓的低海拔茂密森林與其北麓的寒旱高原生態系統獨特,生物多樣性豐富。

        自上世紀80年代中期,隨著三江源區人類社會活動的日趨頻繁,特別是草原過牧、獵山漁水、亂采濫挖等不合理的資源開發利用活動突顯,源區生態環境持續惡化,人口、資源、環境與發展之間的矛盾日益突出,保護生態環境與自然資源的形勢隨之日趨嚴峻。

        為了適應經濟社會發展和水資源形勢的變化,改善源區水資源和生態環境現狀,必須加強源區水資源保護,這不僅對我省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有著重要意義,而且對維系整個長江的水生態平衡,促進中下游地區水資源的改善和經濟、社會的可持續發展有著重大的意義。

        多年來,全省上下不斷深化“三個最大”省情認識,把生態保護優先作為立省之要,牢固樹立“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理念,先后出臺了《青海省創建全國生態文明先行區行動方案》《青海省生態文明制度建設總體方案》等一系列政策舉措,實施了三江源、祁連山生態保護與建設、退耕還林、退牧還草、國家重要濕地保護與修復、水土保持等重點專項工程,草地退化、荒漠化趨勢得到初步遏制,林草綜合植被蓋度顯著提升,水體與濕地生態系統整體恢復,水源涵養和流域水供給能力提高,推動生態建設和環境保護取得了新成效開創了新局面。

        根據現狀調查,當前三江源流域區內已沒有大的污染工業項目,匯入河流的主要污染物來源于第三產業廢水排放和農牧區面源污染物匯入。由于流域人口稀、當地農牧民主要以放牧為主,目前污染物的排放量和入河量都不大,流域的地表水體受人類活動影響較小,水質良好,但區域內生活污水處理設施建設緩慢,生活污水散排亂排現象不同程度存在;同時,長江流域主要為牧業生產區,牲畜活動產生的污染物隨著雨水沖刷、洪水等進入水體,會對河流水質造成一定的潛在威脅。

        2016年,我國第一個國家公園體制試點在青海啟動,此后一場生態文明“大考”在這里展開。

        2018年,黃河源頭扎陵湖、鄂陵湖和年保玉則相繼頒布禁游令,這種執念于犧牲部分經濟利益以換取最大的生態效益,正是秉持了新青海精神倡導的天人合一、立己達人的先進文化理念,彰顯了青海堅持生態保護優先,為維護中華民族乃至世界生態安全竭力盡心的擔當與作為。

        此外,三江源地區地質環境治理恢復工程的實施,通過修復河道、覆坑平整、回填表土、栽種林草、草場封育,使3866公頃礦區土地生態功能得以恢復,歷史遺留環境問題得到根本性解決。

        統計數據顯示,總投資230億元的三江源一期、二期工程,實施黑土灘治理1068萬畝、封山育林631萬畝、沙漠化防治300萬畝、濕地保護1660萬畝,生態移民1.1萬戶、5.57萬人,建設牲畜暖棚5.14萬戶、617萬平方米,配發戶用太陽能光伏電源4.08萬戶。

        從成為三江源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到相繼實施三江源生態保護與建設工程一期、二期,再到如今建設三江源國家公園,一代代青海人直面生態保護的歷史重任,分外珍惜這份來之不易的果實,用自己的實際行動管護著這里的山川、河流、草原以及眾多野生動植物,為三江源地區生態治理而不懈奮斗。

        三江源,世界上很難再找出這樣一個地方,匯聚了如此眾多的名山大川。世界上很難再找出三條同樣的大河,它們是如此相近,血脈相連。它是生命之源,文明之源,中華民族共同的源。

        時至今日,三江源地區獨特的生物多樣性仍保留了相當規模,這得益于三江源國家公園的建設者和守護者,以及長期以來順應時空發展規律的生產生活習慣,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這一亙古難題提供了重要啟示。

        (責編:楊啟紅、陳明菊)

        推薦閱讀

        日韩 欧美有码一区 103se.com